剂量不准估摸着来 “儿童酌减”这药咋吃?

2017-07-07 10:25:00来源:人民日报作者:李红梅

  人民视觉

  长期以来,由于儿童专用药不足,很多患儿在服药时都被当成“缩小版的成人”对待,按照“小儿酌减”的原则服用成人药,这存在着巨大的用药安全隐患。《2016年儿童用药安全调查报告白皮书》显示,因用药不当,我国每年约有3万名儿童耳聋。

  儿童专用药开发、生产、推广存在哪些短板?怎样尽快补齐?要调动科研机构和制药企业的积极性,让他们把目光投向儿童患者,政策如何发力?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编 者

  儿童用药剂量难以确定,说明书信息模糊不清

  儿童用药品种占比不到2%,2岁以下儿童适宜剂型占比不高;仅有47%的说明书作了儿童用法用量标注

  “儿童酌减是什么意思?减多少啊?”在给孩子吃药时,许多父母都有这样的烦恼。市面上大量药品说明书没有标注“儿童用法”“儿童用量”,只有模糊的一句话“儿童酌减”。这时候要么不吃这种药,要么只能估摸着来——汤剂的,用汤勺大概量一下;片剂的,一片药掰成两瓣甚至四瓣……

  “儿童酌减”对儿科药师来说,也是难题。他们的“减”不能随意,需要把药片研磨成药粉,精确每一份的剂量,才能给低龄患儿尤其是新生儿用。可是,把缓释片、肠溶片磨粉,或把胶囊打开分次服用,都会影响药效。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药学部主任、北京医管局总药师赵志刚说,我国儿童临床用药少,国内具有批准文号的品种约为18万个,儿童用药3000多个,占比不到2%,仅涉及400多个品种。这相对于全国2.2亿儿童人数、12%的患病率来说,远远不够。

  适宜儿童的剂型、规格也非常缺乏,尤其是低龄儿童、新生儿用药。“目前市场上已批准上市的儿童适用药数量约1400多个,总体看,儿童用药品种基本能满足临床需求,但存在着适宜剂型和规格缺乏、说明书缺少儿童药信息、儿童专用药品比发达国家少等问题。”国家卫计委药政司有关负责人说。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的调查显示,231种儿童常用处方药中,剂型位居前三的是注射剂、片剂和口服液,而适宜儿童的剂型,如粉末吸入剂、栓剂、糖浆等非常少。

  药品说明书是家长给孩子用药的重要依据。然而,信息缺乏或不全、内容模糊宽泛,给家长们造成极大的困扰,即使想掰、想磨粉,都难以确定剂量。儿童医院一位药师曾牵头做过有关儿科常用药品说明书的国家课题,从基药目录和15家儿科医院儿科药品目录中选取341个品种,对比了同一个品种的国产、进口药两份说明书。在国产儿童药中,标明“儿童”适应证的说明书仅为7.97%,标注儿童最大剂量、疗程和新生儿用法、用量的比例仅有47%,儿童用法、用量不明确的品种占比2.93%。此外还有儿童不良反应、儿童禁忌标注不规范、位置不统一等问题。

  专家分析,出现上述问题的原因,一是我国对药品说明书中儿童用药信息的管理规定不完善,包括无指导原则或指南、缺乏强制性;其次是没有统一的模板对企业进行指导;三是由于药品未进行儿童临床试验,导致儿童用药数据缺乏,国内尚无可供企业、医院参考的“儿童用药信息数据库”。

  专门生产儿童用药的企业仅占0.1%

  儿童器官不成熟,发病特点、进程、对药物的吸收机制、依从性不一样,药品研发生产成本偏高,企业生产积极性不高

  由于大量药品缺乏儿童用法、用量,儿童专用药少,儿童用药出现不良反应的几率较高。赵志刚说,中国儿童用药不良反应率是12.9%,新生儿高达24.4%,比成人高2倍和4倍。国家食药监总局近日发布的药品不良反应报告显示,2016年14岁(含)以下儿童报告数量占报告总量的10.6%,其中严重不良反应报告占儿童报告总量的5.5%。

  为什么儿童专用药这么少?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边振甲分析:

  一是政策不配套,监管和使用的相关制度缺乏衔接。对儿童用药的上市审批在食药监部门,政策管理在卫生部门,临床使用在医疗机构,储备管理在工信部门,多方各负责一段,相关制度、标准不配套、不统一、有脱节。

  二是临床试验过程风险大,影响新药临床开发。“都是宝贝,谁愿意拿自己的孩子做药品临床实验呢?这也是国际上困扰儿童药生产行业的问题。在发达国家,临床实验的前提是与志愿者签订知情同意书,为其投保意外保险和必要的经济补偿,研发最大的支出就在于此。”有药企表示,想要完成临床实验数据收集,需要其他相关工作配套跟进。

  三是儿童用药市场化程度不高,药企利润低,生产积极性不高。目前国内儿童数量、每年生病用药量大致稳定,儿童药市场规模“扩容”的空间不大;儿童不是成人的缩小版,器官不成熟,发病特点、进程、对药物的吸收机制、依从性不一样,还需要特殊的配方、制剂和口味,使得药品研发生产工序多、成本偏高,导致企业不愿意从事儿童专用药的研发和产销。

  为了鼓励企业生产儿童专用药,我国早已明确规定,妇儿专科非专利药品可以直接挂网采购。但目前有些地方仍要求儿童用药“以最低价挂网,不得高于历史采购价”,企业当然不愿做亏本生意,结果造成没药可用,这也是儿童药短缺的一个重要原因。

  来自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全国药品生产企业有8812家,其中专门生产儿童用药的企业仅占0.1%。在药品临床试验注册项目中,国产药品注册信息达到165151条,其中儿童药品仅有2698条,仅占1.63%。临床试验登记的儿童药品仅占2.35%,相对于美国等发达国家超过20%的占比来说,显得过少。

  学者在研究中发现,国产儿童药品说明书普遍缺少药代动力学数据,即使有,也多为国外儿童数据。在一些国产药品说明书中,儿童临床试验数据基本照搬进口原研药品说明书。“可是儿童与成人、不同种族儿童之间药代数据有差异,需要中国儿童临床试验数据,才能让药效更精准。我们临床数据远远不够。”专家说。

  鼓励专项研发,建立儿童临床用药综合评价体系

  目前已公布71个鼓励研发申报品种,建立申报审评专门通道;探索试点使用进口儿童药;建立临床数据库,促进临床与研发生产的需求对接

  为解决儿童用药保障难题,鼓励、扶持企业研发生产,2014年5月,国家卫计委等6部门发布了《关于保障儿童用药的若干意见》,一方面要求药品生产企业及时补充完善儿童临床试验数据,另一方面加快对国外已上市使用但国内缺乏的儿童药品申报审评进度。

  去年以来,卫计委、工信部、食药监总局公布了两批鼓励研发申报儿童药品清单,共71个品种,并明确对于“清单”内药品通过建立申报审评专门通道,对在港澳台地区已使用多年、临床疗效好且使用安全、但未在内地上市的儿童急需药品,探索试点进口使用,在注册审评进口儿童药品时允许直接引用港澳台地区儿童临床用药数据作为申报依据,加快审评审批。此外,通过国家“重大新药创制”科技重大专项、蛋白类生物药和疫苗重大创新发展工程等,整合优势单位协同创新研发,引导和鼓励企业优先研发生产;在保障生产供应方面,对相应的儿童用药生产企业进行政策扶持,推动开展产品升级、生产线技术改造等。

  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领衔了一个重大新药创制科技专项,即儿童用药品种及关键技术研发。针对儿童用药特点和临床需求,将产、学、研、医强强联合,研发儿童常见病、多发病、罕见病等临床急需儿童用药的创新制剂及多剂型。由临床医院牵头研制儿童用药,可谓用心良苦,将有利于促进临床与研发生产的需求对接,生产出更适宜儿童的药品剂型、规格。

  近日,九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改革完善短缺药品供应保障机制的实施意见》明确,对重点人群临床用药需求,建立国家、省两级短缺药品清单管理制度,分步实现各部门短缺药品清单相关信息联动,组织开展清单内药品临床综合评价,不断优化清单,实现短缺药品清单动态管理。儿童用药的研发、生产、流通、使用、报销等扶持政策已定,接下来就要靠各地各部门协同合作落实。

  “儿童器官功能不成熟,药物吸收分布排泄跟成人有很多不同,儿童用药信息缺乏是全世界的共同问题。”卫计委儿童用药专家委员会委员申昆玲指出,国内过去在儿童药数据库搭建方面做得太少。“有关部门应及时总结用药经验及数据,整理形成用药指南,建立儿童临床用药综合评价体系和临床数据库,提高临床合理用药水平,同时使药企能共享来自优势单位的数据等资源,使药品研发企业对药品标准心中有数,降低研发成本。”

  记者获悉,国家已委托有关机构着手上述工作。专家认为,对儿童用药给予如此大力度的支持,相信儿童用药保障问题很快会得到缓解。记者 李红梅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辛明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