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大二院:关爱早产儿,携手托起明天的太阳

2017-10-23 12:55:00来源:大众网作者:

  大众网济南10月23日讯 10月22日10点,山东大学第二医院NICU早产儿联谊会正式开始,30多位早产儿的家长带着她们的孩子来到现场。这些孩子来自全省各地,都是在山东大学第二医院出生或是治疗过的早产儿,“这些孩子都是早产儿,出生时的平均体重才两斤多,真的是巴掌大小的孩子。”该院新生儿科主任薛江如是说。

山东大学第二医院新生儿监护病房

山东大学第二医院新生儿科主任薛江为孩子检查身体

山东大学第二医院NICU早产儿联谊会现场

NICU为孩子们准备奖杯

  192天的坚持,192天的守候

  今年已经2岁的李冠鑫,被NICU的医护人员称为鑫宝,他在妈妈的肚子里呆了26周就出生了,出生时才500克,“孩子出生时正好是我在值班,我在手术对孩子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抢救,很艰难的才将孩子转移到了重症监护室。” 新生儿科主任医师张瑞芹说,由于周数太小,体重太轻,孩子的呼吸都不能自己维持。

鑫宝一周岁

鑫宝两周岁

  “孩子出生我就没有见到他,家里人也没有告诉我孩子的情况,只是让我安心坐月子。”鑫宝的妈妈赵晓慧说,在孩子出生之前医生就告诉过她情况非常不好,“虽然当时我还没有见过孩子,但是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让孩子活下去。”

  赵晓慧在医院住了一周后就回家坐月子了,可是回到家的第2天医院就给她丈夫打去了电话,“医生说孩子的情况非常不好,有可能我们都见不到孩子的最后一面。”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的孩子,浑身透明,皮包骨头,那么小那么小的身体上插满了管子。”再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鑫宝妈妈忍不住的掉眼泪,“我恨我自己,是我没能给孩子一个健康的身体。”自责的同时,赵晓慧也暗下决心,不管如何都不能放弃自己的孩子,“隔着保温箱的玻璃,我对鑫宝说,‘加油,宝贝。’”

  鑫宝一直在重症监护室里呆了192天,期间不断的出现各种感染。那段时间,赵晓慧和他丈夫都害怕接到医院的电话,“只要是医院的电话,就是病危通知,我丈夫不知道签过多少次病危通知书。”

鑫宝和妈妈

  张瑞芹说,在鑫宝治疗的192天中,每次撤掉呼吸机时都会出现各种状况,不知进行过多少次的心肺复苏,“最后连我们这些医护人员都看不下去了,不忍心让那么小的孩子再遭受这个罪,但是赵晓慧这个当妈的不愿放弃。”在赵晓慧的坚持下,鑫宝度过了一次又一次的难关,终于在鑫宝6个月的时候,可以撤掉呼吸机自主呼吸。“要感谢鑫宝妈妈的坚持,她让我们相信,只要坚持就有希望。”

  “我是一个早产儿爸爸”

  “我想过千万种与你相遇的时刻,也想过千万种你可能的样子,只是没想到连小床都没来得及为你布置好,就这样措手不及的和你提前见面,我用手捧着巴掌大的你,看着你仅有我手指粗的手臂,感受你仅有两个苹果重量的体重,我问自己:眼前这个小不点儿,真的是你吗?”

  这是一位早产儿爸爸的心声,他的孩子才24周就来到了这个世界,胎龄小、体重轻,各种器官发育不成熟,面临的各种危险让这位爸爸有点不知所措。

  “孩子是在我们当地人民医院出生的,出生时才700克,每一项指标的评分满分是10分,可我的孩子全部都是1分。”当地医院的医生尽全力为孩子治疗,为孩子的转院创造了条件,“医生对我说,孩子的情况非常不好,建议我转院,并尽可能的为孩子的转院创造条件。”

  孩子转到山大二院后,张先生夫妻也放弃了工作,在医院附近租了个房子,就为了能时不时的看一眼孩子。“听到医生说孩子一天比一天精神,说她今天多吃了一些奶,说她可以伸伸胳膊伸伸腿了……这一点一滴都让我们夫妻俩又哭又笑。”

联谊会现场,NICU工作人员为孩子表演节目

前来参加活动的孩子进行才艺表演

  在现场,张先生的妻子一直在认真的听别的家长的经验,时不时的询问两句,哪怕一点点可能有用的信息,她也认真的记下来,“从孩子出生她就每时每刻都在担心,整天的掉眼泪,月子都没做好。”

  现在孩子两个多月了,已经长到了3斤了,隔着保温箱的玻璃,张先生拍下了他们第一张全家福,“孩子虽然还没有脱离危险期,但是情况已经稳定,虽然不确定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但是我们愿意等。”

  “听说,早产儿都是折翼的天使,所以宝宝,别怕,爸爸妈妈在等你回家。”张先生哽咽着讲出了这句话。

  “不足28周出生的孩子,是超早产儿,以前,这样的孩子是没法要的。”薛江告诉记者,早产儿出生就面临着呼吸关、循环关、感染关的考验,而且救治非常困难,“是救治水平的提高和孩子家长的坚持,给了这些早产儿生的希望。”

  为了避免感染,早产儿都是待在医院里,爸爸妈妈一周才能见孩子一面,都是医护人员24小时陪护。新生儿科护士长刘爱虹说,“我们把这些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孩子和他们的爸爸妈妈,也把新生儿科当作自己的另一个家。”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黄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