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科医生紧缺 平均千名儿童不足一位儿科医生

2018-03-26 09:28:00来源:科技日报作者:张 晔

   本报记者 张 晔

   “到儿童医院工作的药师,没有经过任何儿科的培训,如何监督儿童临床用药?”原北京市卫生局局长、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医师分会名誉会长朱宗涵的发问,让会场陷入沉寂。

   23日,在南京医科大学举行的儿科医学院发展研讨会上,多位专家认为,我国儿科医生长期紧缺的背后,是对儿童医学的漠视,恢复儿科院系,不是简单地多培养几个学生,而是要在生命科学基础上重新规划发展儿童医学。

   “金眼科、银外科、马马虎虎妇产科、千万别干小儿科”,这句在医生圈里流行多年的调侃或许也是儿科的一个写照。

   儿科医生究竟有多紧缺?

   《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公布的数据显示,近5年来,我国儿科医生总数从10.5万下降到10万,平均每1000名儿童只有0.43位儿科医生,与全国平均每千人配备2.06名医师水平相比相去甚远。有人测算过,几年前,我国的儿科医生缺口就有20万。

   1998年高等教育改革,让本就捉襟见肘的儿科人才更紧缺。医学院的本科教育取消了儿科专业,代之以临床医学专业,儿科学成为其中的一门课程。1999年,全国儿科专业停止招生。

   “儿科医师缺乏,儿科诊疗尺度缺乏,儿科医疗机构缺乏。”朱宗涵用了三句话形容自己对儿科现状的震惊。他认为,说到底还是对儿童医学的不重视。他例举说,教育部撤消儿科专业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也没有儿科方向,甚至院士选拔中也难觅儿科人才,在医学院校内部儿科同样也没有话语权。

   2016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首次提出涉及儿童关爱的改革措施。同年,国家支持南京医科大学等8所高校举办儿科学本科专业。朱宗涵表示,恢复儿科院系不是多培养几个学生的问题,而是要在生命科学、发育生物学基础上重新构建儿童医学的学术发展,培养高质量的儿科医生。

   “儿童医学与成人医学最大的不同是,成人医学(研究的)是成熟走向衰老,儿童是从一个胚胎发育为一个生命体,发育是儿童医学的关键词,它给临床医学带来了新挑战。”朱宗涵说,发育生命学、脑科学、遗传学等,都是做儿童医学的生命科学基础。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新华医院副院长郑忠民,浙江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儿科学院副院长毛建华等也表示认同,儿科是一门综合性基础学科,包括内科、外科、五官,甚至儿科的影像、麻醉、病理等,都与成人不一样,需要专门研究。

   “比如,儿童吃药不是成人剂量的1/2或1/3就可以解决。”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儿童医学院院长黄松明说,儿童病症的治疗不是按成人比例缩小,儿童在发育过程中,生理解剖特点与成人完全不同。0—3岁、0—6岁、14岁以下,都有不同的阶段性特征,直到14岁以上才接近成人。“要让儿科医生掌握儿童在发育过程中不同阶段的特点,才能为患者提供更好的诊疗。”

   在全面放开两孩政策后,儿科医疗和保健需求将更加迫切。2016年,国家卫计委提出力争2020年儿科医师达14万人以上;教育部提出力争2020年每省至少1所高校开办儿科本科专业。

   以南京医科大学为例,1959年成立的儿科系,是国内最早创建的儿科学学科之一。60余年来,该校一直没有中断儿科学专门人才的培养。据黄松明介绍,2014年,南医大在全国率先招收五年制临床医学(儿科方向)本科生,2017年儿科专业继续扩招,目前每年招收60名5年制本科生,60名“5+3”研究生。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一名本科生在校学习5年,毕业后规划培训3年,成长为一名成熟的内科医生至少还要5年,而成为外科医生则要8—10年。”黄松明说。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徐玲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