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克勤:国家需立法接盘600万尘肺病患者

2013年08月12日 14:28作者:肖龙凤来源:大众网-齐鲁晚报

王克勤所说的好结果,就是由国家通过立法和制定公共政策,来接盘600万尘肺病患者的治疗和生活保障问题。

    “开胸验肺、劫持人质这样的事情,只是一个开始。我最担心的是,在中国未来5到10年,尘肺病患者的维权事件会以更加离奇、极端的方式‘井喷式’地出现。”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大爱清尘基金(以下简称“大爱清尘”)发起人王克勤向齐鲁晚报记者连举5个数据:当下中国患尘肺病的农民工人数保守数字是600万;这些人面临被活活憋死的命运,死亡率是22.04%;他们均是30到40岁的中青年人;每一个小时,就会有一个青壮年农民工被活活憋死;每年新增两万尘肺病农民工患者。
  王克勤说:“现在的情况是,维权基本靠个人,而且困难重重。面对随时会死亡的命运,他们做出什么事情来都是有可能的……”
  2011年6月15日,大爱清尘公益项目启动,到2013年7月31日,大爱清尘累计筹款9354482.41元;累计救治患者759人;累计助学263人;累计发放制氧机236台。
  大爱清尘志愿者陈华洋介绍,尘肺病有开放式疗法和保守疗法两种治疗方式,保守疗法时间长,且花费几十万未必能治得好;开放式疗法即洗肺,对尘肺一期、二期患者效果较明显,可减轻病痛,延长寿命。大爱清尘为每位患者提供一万元的专业医疗救治,可以洗一次肺。
  王克勤说,将救治额度定在不超过一万元,是一个非常无奈、非常纠结的决定,因为民间救助最缺的就是“钱”。“为600万尘肺病农民工提供最低的一万元洗肺手术费,就是600亿,每人10万则是6000亿!任何一个民间公益组织都扛不起这个担子。”
  “尘肺病是工业化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问题,美国在上世纪30年代、日本在上世纪70年代就消灭了尘肺病。我们这么庞大的一个经济体,也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在具体时间表上,王克勤谨慎表示,“我相信再过20年,总会有个好结果。”
  王克勤所说的好结果,就是由国家通过立法和制定公共政策,来接盘600万尘肺病患者的治疗和生活保障问题。
  为什么要由国家接管尘肺病患者?王克勤讲述了欧洲的经验,“尘肺病是人类工业史上的老话题。19世纪中叶,欧洲大面积出现尘肺病劳工,成为很严重的社会问题。他们要解决这个问题时,难题出现了,责任主体即伤害主体难以确认,因为大部分劳工是‘流动作业’,到底是哪座矿山、哪个老板的粉尘把你的肺搞坏的?欧洲社会有了一个共识,尘肺病是在为国家和社会创造财富的时候得的,甚至由此被剥夺了健康和生命。尘肺病是一个职业病,国家理当偿还。于是欧洲在19世纪末推出一系列公共政策,由国家通盘接管所有尘肺病救治。”
  王克勤说,参照欧美的经验,大爱清尘旨在通过公益救助、宣传、调研等,引起社会各界对尘肺病患者的关注和救助,让“尘肺病”这三个字成为中国的公共话题,最终推动国家立法和公共政策的出台,既解决尘肺病患者的救治问题,也通过立法和监管,督促企业改善工作环境,从根本上消除尘肺病。

初审编辑:徐玲
责任编辑:陈新

本文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点击评论]